《老人臉狗書店》《我的蜘蛛人爸爸》《貓面具》

馬001 老人臉狗書店

我一直相信像馬尼尼為這樣的創作者,能為台灣的繪本出版帶來更多可能性,而且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了。

她不僅有馬華的文化背景,還有在台灣求學、工作、生活、育兒、創作的印記,雖然一路走來頗多掙扎碰撞,但也讓讀者總能在她的作品中,感受到一股力道,有人說,那未免太過鋒利,但我認為,對於創作者而言,這是重生之必要;對於讀者來說,那鋒利的筆,可劃破我們習慣的、如彩色充氣遊具的閱讀舒適區,這其實是讀者之福。

前陣子她得到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補助,又再出版新作《老人臉狗書店》、《我的蜘蛛人爸爸》,並重新出版幾年前獨立發行的《貓面具》,我感覺到她在繪本的創作上,又更加親近讀者一些,若你還未曾讀過她的繪本作品,不妨從這幾本開始。

幾年前,我曾寫了一篇完整的文章介紹《貓面具》(https://goo.gl/00IChz),有興趣的讀者,可以作為參考。另外兩本《老人臉狗書店》、《我的蜘蛛人爸爸》,依舊能看到作者借力故事的轉化之術,在書中「賜死」丈夫,讀至此,請你先別擔心,書中沒有血腥暴力情節和畫面,反倒呈現一種平靜、解脫與重生之感。

(註:想了解更多的讀者,可延伸閱讀馬尼尼為的散文集《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》與《帶著你的雜質發光》,以及詩集《我們明天再說話》)

例如,《我的蜘蛛人爸爸》一開始,兩行文字直接破題:
「爸爸死了。
再也沒有人對媽媽說惡毒的話。」

到了中段,故事中的媽媽說:
「爸爸永遠不會回來了。
他變成了一隻蜘蛛。」

變成蜘蛛的爸爸,回來陪孩子玩,似乎是要彌補過去的缺席,但故事最後,句點落在孩子說:
「回去吧爸爸!
不要再來找我了。」

這與我們所習慣的大和解、團圓美滿的結局,大不相同吧?

我常說,讀者可以從各種角度與立場來讀繪本,這三本作品,你可以單純欣賞其中的文學性和藝術性,它們給讀者餘韻與對話空間;你也可以從成人女性的角度去讀,尤其適合同樣想(無論是曾經想偶爾想或無時無刻都在想)「賜死」丈夫的讀者。

又或者,也能與孩子共讀。先別有過多的預設立場,故事本來就有千百種,如同真實世界的家庭有千百種,都讓孩子在故事中看一看,以免聽故事的孩子都以為世上的家庭只有「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」這一種樣子。況且,馬尼尼為擅於寫詩,看似直白,但依舊是這裡藏一些、那裡少說一點,為讀者保留了充分的空間。因此,孩子說不定只覺得故事中發生的事好奇特,對家的樣貌又多理解了一些,也說不定,孩子就如《老人臉狗書店》最後一頁,男孩所言:
「從那天開始,
我突然會自己看書了,
突然也覺得自己長大了。」

聽了故事之後,也「突然」懂了點什麼,那是無以名狀的,某種成長必要經歷的,蛻變與重生。

*此三書皆由啟明出版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