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abelle Arsenault新書兩本

Isabelle Arsenault的圖,很容易讓讀者一眼就愛上,它們介於細膩與奔放之間、節制與自由之間、繁複與簡約之間,不時以繽紛的色彩表現一定的「音量」,但不吵不鬧,甚至時常欲言又止、留給讀者剛剛好的思考空間。

布的搖籃曲

和她合作的故事作者,文字多半細膩深邃,具有高度的文學性又不至孤高難及,圖文搭配十分契合。最近兩本中文化的新作是帶有傳記性質的《布的搖籃曲:路易絲布爾喬亞的編織人生》,以及觸及人道關懷議題的《候鳥:季節性移工家庭的故事》,也都呈現出非常緊密卻又不互相羈絆的圖文之美。

《布的搖籃曲》的作者Amy Novesky的敘事安靜低吟,像故事主角路易絲布爾喬亞成長過程中不可少的那條河,也像是圖像中布滿的毛線圖像。她還引述了路易絲布爾喬亞個人的話語或是相關研究中的敘述,巧妙「編織」進故事的文本之中,非常特別。

《候鳥》的作者Maxine Trottier以一個移工家庭的小女孩作為主述者,沒有悲情的訴求,反而藉小女孩想像的視角,以不同的動物、植物隱喻他們不斷穿越國界、不停移動求生存的處境,讓人讀之輕盈,卻又隨之沉思。

關於文字的美,各自列舉如下。

《布的搖籃曲》:

她非常想念母親,於是她用青銅、鋼鐵和大理石做了一件雕塑,一隻巨大的蜘蛛,取名為「媽媽」。

她的母親有一點像蜘蛛,很會修補破掉的東西。

如果你撞壞蜘蛛結的網,她不會生氣。她會編織,她會修補。

 

《候鳥》:

有時候,安娜覺得自己像隻小鳥。

因為小鳥會追逐太陽,在春天時隨著暖空氣往北飛、秋天時往南飛。

安娜一家人就像一群不斷啟程又往返的雁子。

 

安娜忍不住想像,要是能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、有自己的床、騎自己的腳踏車,那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?

 

有時候,她也覺得自己像隻兔子。

不是那種有蓬鬆尾巴的白色小兔子,而是長耳大野兔。爸爸跟她說過,長耳大野兔專門找被其他動物遺棄的洞穴,當做自己的家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由Isabelle Arsenault擔綱繪圖的作品,目前已有六本發行繁體中文版。包含她的第一本繪本作品《高更之心》(目前絕版)、以維吉尼亞吳爾芙的生命故事和名字諧音創作的故事《小狼不哭》、圖像小說《簡愛、狐狸與我》和她難得文圖包辦的《寵物不見了》。看來台灣的出版人對她的畫非常傾心,才會連連出版由她餐與繪圖的作品吧。

不過,如之前所提及,與她合作的故事作者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,因為文字同樣細膩節制,非常「走心」,文圖相乘,才會讓讀者愛不釋卷了。

目前已有中文版的Isabelle Arsenault做品:

《高更之心》,小典藏出版。

《小狼不哭》,字畝出版。

《簡愛、狐狸與我》,字畝出版。

《寵物不見了》,字畝出版。

《候鳥》,字畝出版。

《布的搖籃曲》,步步出版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