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馬戲團》裡的馬戲團

馬戲團 封面

陳芳怡的繪本一直都是獨立出版,她的新作《馬戲團》裡的馬戲團,也反映出一股獨立的精神,不刻意美化馬戲團「帶給人們歡樂」這個理所當然的「想像」;因為,「歡樂」一詞,在馬戲團這個空間中,是很有歧異性的;陳芳怡將這一點不流俗地書寫、描繪出來。

去年至今,幾起動物豢養表演與動物權益相左的事件,曾經引起過我們一陣反思,例如河馬阿河、例如海洋公園的海豚;但是反思,終究只在那一陣,這樣的作品,正好可以為很快就被淡忘的「議題」留下一筆註記。

《馬戲團》的書名頁,是一個戴高帽的男人面向帳篷布,像是準備進場、揭開序幕、向觀眾宣布,動物們即將一一出場、獻上精彩的節目。

第一頁的文字敘述是這麼開始的:

「大象、長頸鹿、猴子、鱷魚與其他動物一一出場表演。

在馬戲團團長的指揮之下,完成了一個個困難又精彩的動作。」

馬戲團內頁 (1)

文字是這麼寫沒錯,但是被聚光燈打得亮晃晃的舞台中央,沒有任何一隻動物,只有一輛空著的特技腳踏車。動物們去哪裡了呢?

或許是剛剛表演結束?

海狗房東比較相信,動物還是在場的,只是在某種程度上,身心遭受禁錮,牠們同時也不在場。又或者,是作者有一念不忍?至少在她的畫布上,讓動物們不要上場,獲得片刻的休息。

更有趣的是,觀眾也是暈開的一片顏料,沒有臉孔,甚至也看不清形體。實際上也差不多是如此,有多少觀眾是真心欣賞動物的表演呢?不過是喧騰激昂的熱鬧一場。在場,也不在場。

觀眾席間,有一隻白鳥,作者安排牠貫穿整個故事:讚嘆動物們的表演(因此整場中只有牠的形貌是清晰的)、溜進後台去探視心中的大明星、看見動物們失魂落魄、發現牠們都「沒有影子」。

馬戲團內頁 (2)

馬戲團內頁 (3)

因為失去了影子,所以動物們都遺忘了自己原本的樣子。作者在一本繪本中,利用影子象徵記憶、自我,是很有文學性的;村上春樹在《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》中,也為「影子」用了不少篇幅、描寫得相當有趣。

小鳥飛越千萬里、飛過四季、穿越過許多城市,終於在遠方找到了大家的影子,並將影子們帶回馬戲團。和影子重逢後的動物們,開始有了精神、開始喧鬧,像是真正的動物了。

甚至,當馬戲團再次開張,牠們都不再聽從指揮,不會穿上衣服、不會任何表演。

「動物們只是隨興地在舞台上走來走去。」

到了這一頁,頁面的背景非常繽紛,且造就繽紛的那些印象風的點點,筆觸都是具體而確定的。另外,動物們也都以背示人,背對著故事裡的觀眾,同時也背對著讀者。轉身,象徵的就是反抗。

馬戲團內頁 (4)

這張圖,同時也被選做封面,不知作者是否有意為之,真的非常有意思。一般馬戲團給人的印象,是歡樂喧騰的,那些繽紛的色點同時也能用來表現這種氛圍,若放在封面,像是一個有意的誤導,試圖讓讀者先落入自己的刻板印象中:「啊!是歡樂的馬戲團啊!」

但是,到了故事的最後,結局揭曉!這片繽紛,不是動物們被奴役控制而呈現給人們的歡樂,是牠們反抗之後,內在重獲自由的映照。

(不知道是作者真的壞壞?還是海狗房東多心、想像力太豐富?)

在台灣,幾乎沒有機會看到馬戲團,多半只在電影裡窺見過一些。多年前有一次,海狗房東去宜蘭為論文採訪,走在羅東的大馬路上,看到一輛貨車停靠路邊,後面有一個大鐵籠,籠中是一隻孟加拉虎。

據說有馬戲團到當地演出。

我永遠記得那隻老虎意志消沉的樣子,從眼神和身上每一根毛髮都可以看得出來。

這個暑假,沒有意外的話會在學學文創開一系列親子故事活動,其中一堂,海狗房東已經將這本作品列入。甘地曾提出(又來了):「一個國家的道德進步與偉大程度,可以用他們對待動物的態度衡量。」若能透過美好的故事,讓孩子成為不只關懷自身,還能擁有關懷其他生命胸襟的人,一定能創造出更美好的世界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*更多陳芳怡的繪本作品:http://goo.gl/j1tq9s

*個展訊息:

陳芳怡個展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