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啄木鳥女孩》她不飛,她帶你飛!

啄木鳥女孩 封面

沒有翅膀,還是可以飛翔,想飛的心靈不需要翅膀。

巴巴文化有一個繪本書系「等待天使」,從2012年的《弟弟的世界》之後,到今年才有了第二本《啄木鳥女孩》。天使,果然都是慢慢飛,卻也值得被等待。

這書系的主角,都是不太被理解、等待天使的孩子,但其實,他們在某些方面的細膩和執著,更像是自認「正常」,實則平凡的我們等著等著,卻時常錯過的天使。透過他們天使純淨的心眼,分享給我們的「視界」,收納在「等待天使」的繪本裡,好美。

《啄木鳥女孩》的第一頁,繪者海蒂朵兒的圖是俯瞰的視角,讓讀者先看到一隻高飛的啄木鳥,一時以為,首頁上的字「我是一隻啄木鳥,愛畫畫的啄木鳥」,是這隻鳥的獨白。其實在圖的下方,樹林間有個坐在輪椅上的小女孩,才是向讀者娓娓道來生命故事的「啄木鳥」。

啄木鳥女孩真實存在,是一個名叫黃羿蓓的女孩,腦性麻痺讓她想向人打招呼,脖子卻向後仰;想說話,聲音卻咿咿呀呀;想微笑,讓人看起來卻像是在生氣……

想畫畫,手不乖乖聽話,只能把筆套在頭上,像枝「頭杖」,不停點頭、點頭、點頭,直到她心中的話透過顏料變成一幅又一幅的畫。因為作畫必須不斷點頭,在一次的受訪中,報導稱她是啄木鳥女孩。

這個啄木鳥女孩啄啊啄,抓到的不是蟲,是一個夢。

啄木鳥女孩 內頁

真人真事要轉化為繪本,難度相當高。但作者是劉清彥老師,再加上長期以身心障礙者需求為研究關懷的姜義村教授,故事足以令讀者有信心。加上海蒂朵兒的畫,有一種如好夢般的溫暖清麗感,讓真實的人與事,有了童話的節奏。

這本作品還有一個讓海狗房東驚嘆的巧思,據說來自劉清彥老師。後半部,海蒂朵兒的畫,配合作者的文字,漸漸加入羿蓓的畫作,兩人的畫在書頁裡同時出現,沒有衝突感,但仍看得出羿蓓的畫鑲嵌在裡面,彷彿象徵羿蓓作畫時,依託著想像的力量高飛,穿梭在一個個超現實的美夢裡。

「等待天使」,果然值得被等待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